教育新闻报道的两点体会

与其他领域不同,教育领域鲜有突发事件,更多的是周期性的事情,且往往持续时间长;与此同时,教育又是热点,和每个公众的切身利益相关,但大多数公众在看待教育问题时,更多的是从自身的角度出发,很难意识到教育问题往往是多种矛盾的交汇点和问题的集中体现,极具复杂性,更少有公众真正了解教育问题背后那些纷繁复杂的政策法规的来龙去脉。而这些,在给教育新闻报道带来一定难度的同时,其实也指明了教育新闻报道的路径:即找准教育报道的个性特征,“对症下药”,根据其特点找出其报道规律。

教育问题一般显现、持续的时间较长,具有持久性的特点,怎样使教育问题“常说常新”是教育报道必须解决的一个课题。教育周期运行中需要解决的矛盾、障碍较多,解决这些问题又受到周期惯性的制约,而且,效果的滞后性使解决措施往往不会立竿见影。所以,很多教育热点在周而复始的发展中要持续几年十几年,甚至更长时间。即使再热再火的话题,如果几年十几年反反复复地报道,也会让受众感到厌倦。所以,教育报道要遵循的一条报道规律就是要想方设法“常说常新”。以《中国青年报》最近五年教师节的报道为例。

2007年,在着手准备教师节的报道时我们发现,有不少平凡而又优秀的教师都在这一年离世,于是,我们决定做一期教师节专版,“不仅仅是为了缅怀,更希望把这些老师带给身边人的感动传递给更多的人”,最终,以“这个教师节,他们却缺席了”为题,我们刊登了包括7位在当年离世的教师的纪念文章,分别为《喜欢教书的倔老头》、《最有趣的老师塞买提》、《爱笑的贝雯》、《所有学生都说他像慈父》、《高三老师谌伟的最后一课》、《笑眯眯给学生打饭的熊老师》、《大嗓门的刘老师》。在版式的处理上,也注意淡静素雅。见报后,反响热烈,转载率很高,有业内同行评价其为当年“最感人的教师节报道”。

2008年,社会上关于什么是学生喜欢的老师,开始有了多元化的讨论,我们策划了以“魅力老师”为主题的教师节专题报道,虽然当日囿于版面限制,只有半个版的量,3篇文章,但角度各有不同,一篇言论《“魅力教师” 好老师的极致》论述了什么样的老师才能称得上是“魅力老师;《还“魅力教师”本来面目》给读者讲述了5个大学校园中的好老师的故事;《俞敏洪VS王旭明 “魅力教师”依然稀缺》则通过两位和教育有着密切联系的人物的对话,畅谈了“时代需要魅力教师”。

2009年的教师节,我们的主题为《学生粉丝更爱疯狂老师》,其实还是“好老师”的问题。在组稿上,我们更注重选择有些“另类”的老师,力图从多视角给读者呈现现代好老师的形象,从专题中文章的题目即可见一斑:《课堂上摇着折扇唱昆曲》、《让学生尖叫的“大水车”》、《嘴狠心善凤辣子》、《把音乐课上成演唱会》、《不讲课也不留作业》。

2010年8月12日,我们报道的《郴州一教师挥刀自伤折射困惑的师道尊严》,在很多中小学教师中产生强烈共鸣。这一反应的社会背景是:改革开放30多年,教师与其他群体一样,经历了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阵痛,目睹了社会道德体系的重建,面临着社会上的种种诱惑。校园无形的围墙被打开了,学校与社会融为一体:老师的工作不再简单,师生关系不再单纯,师道尊严正在萎缩……中国的师德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为此,当年教师节,我们聚焦“教师渴望重塑师道尊严”,从教师、公众、国外情况多角度探讨,全社会如何一起努力,塑造新的师道尊严。

2011年教师节,我们的主题是《新生代乡村教师的苦乐年华》,集中关注了乡村教师中资教生这一年轻的群体。

教育报道写出新意的另一个方法就是找到新的切入角度。教育的循环重复和各个环节之间的衔接使得长期存在的教育热点问题往往渗透到教育的各个环节中,影响到教育生活的各个方面。一个教育问题可以通过多种形式、现象表现出来,一个别人没有注意过、报道过的表现形式就是一个新的报道角度。

例如,2010年11月18日,《中国青年报》教育版发表的文章《一个普通海归的求职怪现状》,表面上写的是一个海归在国内高校求职的种种遭遇,亚博yabo888实际上揭示的则是目前国内高校中存在的诸多问题,比如办公室政治、能拉钱比学术能力高更重要等。问题不是新问题,但通过这样一种全新的形式呈现,就会给受众耳目一新的感觉。

教育报道要做到“常说常新”,关键还在于报道者要熟悉教育热点,了解其产生的来龙去脉,洞悉其本质根源,关注其最新变化。说到底,就是搞教育报道的编辑和记者必须要有扎实的专业积累和深厚的专业素养,对教育事业要有通盘的把握。

教育问题往往是多种矛盾的交汇点和问题的集中体现,事关诸多方面,涉及很多层次,极具复杂性,因此教育问题的报道更需要做到全面、深刻。

教育和社会的依存关系决定了教育问题既是教育系统内部矛盾运动的结果,也是教育与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等多种外部因素相互作用的体现,因而一个教育问题往往涉及教育思想、观念、体制、制度及各种社会因素。

因此,报道错综复杂的教育问题,必须要对其做全方位、多角度、深层次地考察,全面反映、分析使其成为问题的各方面因素,深入挖掘其内在本质和根源,不能将其简单化、笼统化、片面化。特别是当大多数媒体都发出同一个声音的时候,一定要保持冷静,要注意到别人没有注意过、报道过的表现形式。

要做好教育报道,还有一个关键点,就是要特别关注相关的法规政策,对相关问题的政策法规的历史和来龙去脉都要“门儿清”,只有这样,在做教育问题报道的时候才能找出现象后面的历史原因,将教育报道做厚做深。

当然,报道持续时间长、影响面广、错综复杂的教育问题也要注意舆论导向,不能只追求新闻的“轰动效应”而不顾社会效果地一味“炒作”。

教育是培养人的事业,需要负责、认真、严肃的科学态度来对待。特别是教育工作有着周期性、滞后性的特点,一项政策、措施成功与否、正确与否往往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检验出来,所以,盲目“炒作”的结果只能是阻碍教育事业的正常发展,妨碍问题的顺利解决。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